本来以为这样就可以了,没想到第二碗就跟着来了。

“……”这是不是有点过?“不是说稍微的喝一口,定国候你不是刚才说了吗?”

“本侯没说。”面不改色的否认。

“……”只能颤抖的接过。

当第三碗递过来的时候,慕金橙终于决定揭竿而起,她要奋起反抗,她要扬起旗帜,她一定要表明立场!“这是不是太欺负人了!”

“哦,这不是要,这是补血益气的。”

“……那行,本宫喝,今日就不招待各位在这里午膳了,本宫实在是太饱了。”

“下去,再来一碗莲子银耳羹,或者是黄米鲍鱼粥也行。”长孙连城面无表情的吩咐着。

“是!”婢女们应声而退。

“我吃饭!”慕金橙慌忙的改口“午膳还是要等一会儿的,等一会儿再吃。”

这边被看成了重病号,而长公主千明玉那边独独的在养心殿熬了半夜,知道天明才回了自己的寝殿,瑟缩在被窝里,被子上盖了好几个大氅,一个咳嗽接着一个咳嗽,送过来的药滴水不漏的,不用劝就被喝掉。

“公主,您多休息吧,御医多休息才能好的快。”

“我不要,我还要等着长孙陛下来看我你,他走哪儿了?”

“……”

婢子不敢回答,在清河公主那里,本来就是什么都要比的,上次就是因为一只兔子,差点连命都送进去了,这次要是知道了,还不知道能整出什么天大的事情了,于是闭口不言。

“我问你,陛下知道我生病了么?”

怎么可能不知道,婢子在心里嘀咕着,昨天晚上的您的光辉事迹,如今这皇宫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陛下可是眼睁睁的看着您眼泪与鼻涕齐飞的呀。

“公主还是先休息吧,您要是病的厉害的话,陛下来怕也是过了病起,您放心的休息着,陛下要是真来了,奴婢一定是提前的告诉您的。”

是头脑昏昏的闹了一宿,身体极大的不舒服,其实即便是自己想扛也抗不了多久的,她可是娇滴滴的公主。

于是依着婢子言,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甚至连午膳都错了过去。

两天以后清河公主斗争依旧的没有成功,她自己都觉得这日子是真的过不下去了,于是就在汤药送来的时候,及其严肃的起了身,是的本来就是着装妥当,早有准备,药碗还没有从药蓝里拿出来,就一把的拿过摇篮,往门外走去,祁风急急的在后面给她披上了厚厚的大氅“公主,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慕金橙不回话,一脸的严肃,她可不能开口,这样还能唬一唬这些丧尽天良的人,明明没有病非的逼着她喝药,一次两次就算了,谁能受得了,一天三顿跟着饭走,而且众目睽睽一口也少不得。

“小橙子?”

“金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