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清遥被百合领入偏厅,跟其他地方相比,这里倒是安静的很。

不过其内早就是被宫人摆好了瓜果糕点,可见皇后娘娘对她的上心。

百合带着范清遥进了门后,便是又匆匆转身出了门。

范清遥知道,皇后娘娘的身边是离不开百合的,便是也没多问。

坐在偏殿里,范清遥望着行宫里来来往往的宫人,看着她们欢声笑语,听着她们悄悄地说着各宫的主子都是给了多少的压岁钱。

这种热闹,真的是把外面的寒夜都是给渲染上了一层暖暖的温度。

刚巧有愉贵妃寝宫的宫人路过在了门外,跟其他寝宫里的人相比,她们可就是没那么开心了。

“也是不知道愉贵妃娘娘什么时候才能给咱们赏钱,你看看其他宫里的人哪个不是掂量着手中的银子?”

“瞧着愉贵妃娘娘那脸色,只要不拿咱们出气就谢天谢地了。”

两个小宫女,脸上不敢挂着太多的愁色,但说出口的话却满是抱怨。

如她们这种常年侍奉在行宫的奴才们,就指着过年的时候主子们能打赏一些呢。

可谁叫她们就是那么的倒霉,偏生的就是要侍奉愉贵妃。

范清遥端着手中的茶盏,不紧不慢地喝着。

只怕少煊那边仍旧扣着消息,愉贵妃满肚子怒火又怎么能开心了去。

不过如此倒也让范清遥松懈了几分。

愉贵妃现在只怕满心都是主城那边的消息,如此怕也是没空针对她了。

虽说是不怕的。

但谁都是想要过个消停年。

将身边的宫女叫了过来,范清遥从袖子里掏出了两个钱袋子,“去给她们送去吧。”

宫女一愣,却是不敢耽搁,忙将两个沉甸甸的银袋子送了出去。

两个小宫女都是惊呆了。

这么多的银子,莫不是神仙下凡了?

看着寝宫外两个破涕而笑的小宫女,范清遥也就是跟着笑了。

“愉贵妃身边侍奉着的人,又如何值得你如此破费。”身后,忽然响起了甄昔皇后的声音。

范清遥赶紧起身,“给皇后娘娘请安。”

甄昔皇后笑着招了招手,示意范清遥过来说话,“过来坐。”

范清遥走过去坐稳,才是又道,“儿媳只想着城门失火,却从未曾想要殃及池鱼,她们也是不容易的,难得过年应该开开心心的才是。”

甄昔皇后心里这个舒服啊。

后宫里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可是真正能做到的却少之又少。

难得范清遥年纪尚轻,就是有这份的感悟。

只有如此心气和心怀的人,以后才真的担得起皇后之位。

甄昔皇后笑眯眯的,真的是越看范清遥越是顺眼。

“本宫是真的希望能够看见你和凤鸣都稳定下来,最好再是有个一儿半女,本宫往后的日子便就是充实了啊。”甄昔皇后心里想着,小清遥如此懂事稳重,生出来的孩子自也是不会差的。

范清遥,“……”

完全的无言以对。

甄昔皇后瞧着范清遥囧囧的神色,脸上的笑容就是更深了,“难得也有让你哑口无言的时候,不过本宫说的话却并非儿戏,小清遥你要切记,或许以后什么都是会变的,唯有子嗣傍身才无后顾之忧。”

范清遥知道,皇后娘娘是怕自己走她的老路。

想当初皇上还不是皇上的时候,跟皇后娘娘也是如胶似漆,琴瑟和鸣的。

只是明白虽明白,范清遥却还是连犹豫都没有的道,“殿下不会的。”

甄昔皇后就是愣住了。

半晌,那双看透世态炎凉,鲜少再有波动的眸子就是红了。

这种坚定的相信,就是她当年都没有过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