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了?!

韩三千轻蔑一笑,淡然的望着龟人:“看着我干什么?我又不喜欢男人,况且,还是你这么丑的货色。”

“这……这不可能啊,你……你,你……”

“你什么你?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刚才你不还满嘴喷粪吗?怎么?现在不说话了?”说到这,韩三千突然不屑一笑:“倒是忘记了,喷粪的玩意又怎么能说话呢?”

听到这些讥讽,若是平常的龟人,早已经冲上去狠狠的教训韩三千找回场子了,但现在,他不敢。

他怕了!

连他最引以为豪的龟壳都能干碎,他又有什么资格和资本去教训韩三千?!

多年来,他可以打不嬴对面,但仰仗着自己所向无敌的龟壳防御,他起码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但今日,一切却已然稀碎!

踉跄倒退两步,他摇摇头,即便亲眼所见,但也难以相信:“你……你以身体撞我坚硬的龟壳,它已碎,你……你却真的没有半点事情?”

这才是龟人所最为震撼的。

也许这世上是有人可以克制他的龟壳,但他所想像中的,也起码是对方的各种神兵利器,而绝非韩三千这血肉之躯。

“请问,你看着我像有事吗?”韩三千微微一笑。

这龟人的龟壳确实足够坚硬,非一般之物根本奈何不了他,韩三千也并非没想过其他的方法,玉剑,甚至天火月轮他都考虑过,但韩三千也用自己的拳头试过它的硬度,恐怕上述所用的所有东西,都奈何不了他。

用五行神石转化火攻水攻等也并非不行,但这却违背了韩三千要以打破他龟壳的初衷。

所以,韩三千所剩的方法也便只有一个。

以硬碰硬!

龟人的龟壳虽然强,但韩三千的防御就差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