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晖的语气像家长对自家嘴馋的小孩一样带着点纵容。

程晨心安理得端了一盘烤串过来和听澜先吃了。

听澜见此,有些感慨:“你变了好多。”

以前的程晨很要强,因为迫切想证明自己,难免会有一丝浮躁之气,而现在眉宇间平和很多,看邵晖和看婴儿车里的宝宝时,一脸的岁月静好。

程晨听到她话,咬了一口还冒着烟气油在滋滋响着的鸡翅,悄悄骂了一声

:“就我那个鬼单位,你有脾气也要收着。以前在企业时横冲直撞,把人得罪了,大不了辞职走人。但在这里,我们这个级别,就要装孙子。”

听澜笑:“那你装孙子装得挺成功,才去几年?不仅把婚结了,孩子生了,还升到了科长不是吗?”

程晨的能力毋庸置疑,没有任何关系,全靠自己,已经很不错了。

“这才哪到哪?反正慢慢混了,能爬到哪就到哪,不辜负自己,问心无愧就是。”程晨如是回答。

两人也没吃多少,等着卓禹安和邵晖全部烤完过来一起吃。

卓禹安很讲究的人,烧烤完后,邵晖在收拾炉子,他去房车内简单洗了个澡,换套衣服出来,把刚才满身的油烟味都清洗干净后才坐到听澜的旁边。

程晨起身,把桌上的四瓶易拉罐打开分下去,对卓禹安和听澜举杯:“敬友谊!”

“敬友谊。”听澜也回。

四人举着易拉罐碰杯。

旁边的宝宝似乎要被吵醒,在婴儿

车上翻滚了一下,程晨正要起身,邵晖制止

:“我去吧。”

起身到旁边婴儿车,轻轻拍了拍宝宝的背,见他又继续熟睡了,他才回来。

他家的孩子属于天使宝宝的类型,他们吃饭的时候,宝宝就一直配合着睡觉不哭不闹的,等他们吃完了,他正好就醒了,从婴儿车上爬起来,坐着好奇地看着四周吱吱呀呀的,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不仅没哭,还笑着看向爸爸妈妈,软萌得不得了。

听澜忍不住先过去把孩子抱过来

:“我都忘了舒小念和舒小荷这么小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她那时忙于生计,天天盼着他们长大,无暇顾及其它,连照片都很少拍。

听她这么说,桌上的人都沉默了,卓禹安的眼眸暗了暗,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你们干嘛都这个表情,不要那么敏感好不好?”

程晨:“那你们再要一个?”

听澜瞪大眼睛,惊恐道:“别害我,打死我也不要了。”

卓禹安笑笑没说话。

邵晖起身去给宝宝泡奶粉,程晨也接过宝宝自己抱着。

好友,阳光,微风,美食,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邵晖刚泡好奶粉过来,不远处的湖边忽然传来惊叫的声音,细听之下,是有人在喊救命。

这个点的景区人不多,湖边的声音格外清晰。

原来是一个孩子不小心掉进了湖里,而那个妈妈不会游泳,在旁边抓狂地惊叫,然后自己也想盲目地跳进湖里,试图

去救孩子,好在被旁边一个女性同伴拉住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