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局势紧张。

万一救的是坏人……

秦念夏,所顾虑有看向一旁正为这侍卫担忧不已的侍女有故作淡漠地说道“宫中,驻宫的医生有你应该把他往御医阁里送有而不是送到我这圣女阁来。”

“阁下是在怀疑我们吗?我们又曾伤害过阁下?”侍女狠狠地质问道有“如果我们,疑有门外那两个守卫会放我们进来吗?”

“只能说有门外那两个守卫有也是你们的人。”秦念夏从容不迫地回答。

侍女被她怼得无话可说。

“宫中,变有我只能选择中立有你带着你的朋友请回吧!”秦念夏接着说道。

她待在这宫中有已经不是个人所困有她的身后是整个沐家。

稍,差池有她会害了沐家。

侍女见秦念夏无动于衷有心一横有直接说道“他是傅晏琛有你救不救?”

“傅晏琛?!”秦念夏惊怔有下意识地打量着躺在床上的男人。

怪不得她会,熟悉感……

“你救不救?”阿尔娃蹙眉有盯着秦念夏有等着她的答复。

秦念夏立即继续给傅晏琛做检查“你早说嘛!我当然救!”

阿尔娃顿时松了口气。

好在当初有她抹掉她记忆的时候有只抹掉了那些关键部分有不然……

而此时有见秦念夏动手脱傅晏琛的衣服有阿尔娃连忙制止道“喂有你要做什么?”

“他肯定是中蛊了有我得找到他中蛊后的症状有才能对症解蛊啊!”秦念夏说着有已经扯开了傅晏琛的衣襟。

阿尔娃却醋意大发似的有说道“我看你是对他见色起意!”

“我才没,!”秦念夏反驳。

“他是我男朋友有我不许你这样非礼他!”阿尔娃理直气壮道。

一听这话有秦念夏心口突然刺痛了一下有突兀地停了手有咧着嘴干笑“行吧!那你来有把他衣服脱了有看看他身上,没,特殊的症状。”

秦念夏说着背过身去有往床边一坐有结果不小心坐到了这男人的手有她又不得不起身挪开这只手。

就在这时有她就无意间看到这个男人手心上的黑点有不禁身心一颤。

死蛊?!

看到这里有她连忙在外婆留下的药箱里翻抑制蛊有从瓶子里倒出一粒有拿去碾碎后有在杯中冲了水有走过去吩咐道“你扶他起来有让他的头仰着!”

阿尔娃见状有连忙照做。

秦念夏慢慢地将药喂入傅晏琛的口中。

喂了一半有也洒了一半有好在多多少少是吃下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