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长刘东升跟船员们,也是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本来,他们见到这么多黑衣人冲上游轮的时候,一个个都是满脸绝望,心想如此多的“海贼”,这次肯定完了。

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陈先生竟然单枪匹马,杀得“海盗们”人仰马翻。

也就半盏茶功夫!

陈先生已经击败了数百人,也走到了乔治面前。

乔治其余的那些手下,早已经被陈宁恐怖的实力吓破了胆,此时一个个龟缩在一边,不敢靠近。

甚至有些胆小的,更是直接从游轮跳下海面上的小船,开着小船开始跑路了。

乔治望着眼前杀意凛然,如同炼狱中走出来的杀神一般的陈宁。

他脸色苍白,满头大汗,说话也不利索了,哆哆嗦嗦的道:“你你你,你千万不要乱来,我可是鹰国皇室亲王,你如果对我乱来,到时候造成严重后果,你担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啪!

陈宁抬手,便是狠狠一巴掌。

这一巴掌,力量十足,直接抽得乔治歪头喷出一口混合着断牙的鲜血,差点直接将乔治给抽飞了。

乔治堂堂皇室亲王,平日出国的时候,走到哪里都有各国领导簇拥着,可谓风光无限。

什么时候试过吃这种苦头?

陈宁这一巴掌,简直是差点要了他的老命。

他整个人都被抽懵了。

陈宁冷冷的道:“你区区一个亲王算得了什么,我担任北境军总指挥的时候,别说你这种亲王,就算是一些部落大酋长,一些国家的元首,我也斩杀过。”

“你既然胆敢带人半路截杀我,现在落入我手里,你竟敢跟我说会激化两国矛盾。”

“你打算动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会激化矛盾,会导致爆发战争?”

乔治捂着满是鲜血的嘴巴,还没有冒出一句话。

陈宁就已经一只手按在他肩膀上,冷哼道:“跪下!”

乔治感觉陈宁按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如同大山一般沉重,压得他站立不稳,双膝一曲,轰了一声就双膝重重的跪在甲板上。

这一下子磕得好狠,乔治裤子膝盖处,直接磕破,而且膝盖也磕伤了,皮肉模糊,鲜血淋漓。

乔治又是一阵龇牙咧嘴,疼得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典褚此时走过来,大声的报告道:“禀国主,国内已经得知你遭遇袭击,此时此刻,军部跟内阁已经召开紧急会议。”

“首辅大人罗老亲自致电安妮女王,严厉要求鹰方不要试图玩火,强势要求鹰方保证国主你的安全。”

“同时,军部临时代表刘振平将军也正式警告鹰方。”

“刘振平将军表示,华夏火箭部队已经进入作战状态,若是国主你遭遇不测,那么鹰方将遭遇毁灭性打击。”

国主?!

不远处的船长刘东升跟他的成员们,本来正为陈宁的实力感到震惊,对陈宁的身份感到好奇。

他们正纷纷猜测陈宁到底什么来头?

此时听到典褚的话,他们才猛然惊觉,原来眼前这位陈先生,竟然是华夏的新任国主。

国主他好年轻呀!

李东升等人,望着陈宁的目光,充满了震撼。

跪在地上的乔治,听到典褚对陈宁的报告,他也被震撼到了,同时意识到,他此次的行为到底有多鲁莽,有多危险。

火箭部队,那可是拥有核打击的战略部队呀!

听典褚刚才的话,似乎华夏得知陈宁陷入危险之后,火箭部队已经进入作战状态。

若陈宁有什么三长两短,激怒了华夏内阁跟军部,那么鹰方真要遭遇史无前例的毁灭打击。

想想那场面!

乔治就脸色惨白,眼睛里全是惊恐。

陈宁看了一眼乔治,冷哼道:“现在,你知道你的行为有多愚蠢了吗?”

乔治张嘴,刚刚想要说话。

但是此时,一名虎卫飞奔而来,有点紧张的对陈宁道:“报告国主,海上又有动静,有大批木船,朝着我们这边包围过来了。”

陈宁闻言眼神一冷,冷冷的对乔治道:“你还有援军,你还有后手?”

乔治已经意识到他今晚的行为是多么愚蠢,差点导致他们国家遭遇毁灭性打击。

他早已经后悔了。

此时听到陈宁严厉的质问,他吓得连忙摆手,说话漏风的道:“不不不,陈先生,我真没有援军,现在海面上来的那些人,跟我没有关系……”

陈宁闻言皱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