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云千羽愣了下,“你说的是我的亲生父亲?”

“就是他!这些年他把我们母女丢在平城不闻不问,我都没有主动去找过他,如今也是该让他出力的时候了!”

“可是……”

“好了,你别可是了,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总之你什么都别想,只管安安心心当你的大小姐就好。”

云千羽茫然的看着林苑,半响,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

云七念到达公寓楼下的时候,正好是下午五点。

耳机里传来大黑的声音。

“老大,据我调查,云千羽的亲生父亲洛山就住在这栋公寓里,他表面上是一个普通的保安公司老板,实际是烈焰堂的人,好像等级还有点高。

如果你要找他的麻烦,最好不要暴露身份,毕竟烈焰堂是出了名的凶狠残暴,咱们可惹不起。”

云七念眯了眯眼,抬头打量着眼前的高楼,漫不经心“嗯”了一声。

随即挂断电话,迈步往里走去。

公寓里。

虽然是大白天,但屋子里的窗帘却拉得严严实实。

卧室里的大床上,一对男女正炽热的交缠在一起,不时发出一些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云七念轻松的开了门,进屋后,便察觉到了卧室里的异样。

她也没打扰,转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了起来。

五分钟过去……

十分钟过去……

直到等了二十分钟,里面才传来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

“山哥,你刚刚也太坏了!人家都让你轻点了你还那么重,害得我腿都酸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